行业动态
 
 
       作为中国制造强国战略第一个十年行动纲领,《中国制造2025》中提及的智能制造、先进制造、“互联网+”等重点内容,成为了今年全国“两会”代表的热议话题。来自安徽、宁夏和北京的全国人大代表对于在推进《中国制造2025》实施过程中面临的一些问题提出了建议。
  1.盲目跟风后果堪忧
  随着《中国制造2025》的落地实施,很多地方政府纷纷酝酿或已出台扶持智能制造及互联网产业发展的优惠政策,特别是有些企业闻风而动,盲目上马,忽略了整个智能制造行业尚处于发展初期,并没有形成规范化标准体系的现状。
  全国人大代表、安徽宣城市政协常委夏玉洁表示,受区域和行业发展不均衡的影响,国内多数制造业企业还处于工业2.0的阶段,工业基础大而不强,如果盲目跟风,拔苗助长,后果堪忧。夏玉洁提醒业界人士需要对工业4.0实现的长期性和复杂性有清醒认识,政府、企业都要杜绝头脑发热和盲目投资,必须走工业2.0补课、工业3.0普及、工业4.0示范的并联式发展道路。
  此外,夏玉洁认为应做好顶层设计,统筹规划各种资源,避免重复或过度投资。要有计划、分步骤、分阶段地予以推进,以试点推进全局,每阶段设定主要工作内容与阶段目标,防止盲目快进。要理性应对,防止过度炒作导致民间资金疯狂涌入,控制投资风险和泡沫。
  要大力提升工业基础能力,着力破解制约制造业发展的瓶颈。提高核心基础零部件(元器件)、先进基础工艺、关键基础材料和产业技术基础等四基发展的战略地位,打好工业基础,深入推进两化融合,强化市场竞争,改造和淘汰落后产能。企业要从自身角度出发,提高生产、库存、管理、决策的信息化和自动化水平。只有大多数工业企业发展水平达到一定高度后才拥有实现工业4.0的产业基础。
  2.差异化扶持西部制造业
  对于区域发展问题,全国人大代表、宁夏回族自治区石嘴山市市长王永耀表示,区域发展不平衡是中国经济面临的突出结构问题之一,制造业在区域分布上也呈现相似问题。目前华北、华东及华南地区是制造业发展水平较高的地区,虽然中西部的发展有所加快,但东、中、西部制造业发展差距依然明显。
  王永耀认为,提升西部省区制造业发展水平,应把结构调整作为突出重点。在注重发展高端制造业和先进制造业的同时,对于西部省区尤其要注重提升和改善劳动密集型产业的效率和质量,关注民生产业的发展;推进现代服务业与制造业的互动发展,优化产业结构;培育一批世界级的跨国大企业和一大批充满创新活力、专精特的中小企业并重,优化产业组织结构。促进劳动密集型产业向中西部梯度转移,调整优化产业空间布局。
  目前,国家明确要求整合财政专项资金,重点支持《中国制造2025》关键领域发展。但对西部地区而言,工业基础相对薄弱,原材料等传统工业占比较大,难以在规划中提及的领域形成有效竞争优势。对此,王永耀建议国家相关部门在支持制造业技术改造方面,能与中东部地区有所区分,对西部省区给予差异化的支持政策。建议设立西部地区制造业转型升级和技术改造专项,设立与中东部地区差异化的支持领域,侧重对西部地区的轻工、纺织、原材料等传统制造业企业在提高设计、工艺、装备、能效水平方面给予更多扶持,在区域内单独筛选、倾斜支持,提升西部地区制造业发展水平。推动全国制造业根据不同区域的发展阶段,分层次协调发展,形成均衡科学的接续发展态势。
  3.实施技能就业工程
  现代制造业技能人才的严重不足已制约了我国产业的转型升级。越来越多的实践证明,大力发展职业教育,培养高素质的技能人才,才能提高产品质量,才能提高经济效益和劳动生产率,从而促进经济的持续健康发展。为此,全国人大代表、北京市总工会副主席赵郁建议,在政府相关主管部门的主导下,建立高质量的技能培训运行机制。
  赵郁认为,要在全国范围内实施技能就业工程,首先要夯实技能培训这个基础。根据质量第一和高端引领原则,重点开展就业技能、岗位技能提升和创业三类培训,建好技能人才培训、技能人才公共实训两类基地,建设高效能的培训项目开发、高质量的培训教师以及高水平的培训管理三支队伍。
  全国人大代表、安徽六国化工股份氮肥厂质计部副部长丁宏锁也指出,从实际来看,当前企业生产一线工人技术素质普遍偏低,掌握先进制造技术的高技能人才更为短缺,建议加强企业对技能型人才的培养。技能型人才培养的重点在企业,要强化企业的作用,充分发挥企业传统的导师带徒制作用,国家财政应给予企业资金支持,以加大企业对技能型人才培养的力度。
信息来源:中国高新技术产业导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