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动态
  虽然我国推进“互联网+”制造的步伐不断加快,但仍面临着一系列问题。
  一是体制机制不完善与政策引导不足。缺乏总体规划,尚未出台“互联网+”制造、工业云、工业大数据等领域的顶层设计和总体规划。整体推进力度稍显不足,推进创新发展的政府职能机构不完善。发展环境尚需进一步改善,管理体制、工作机制和调控力度需要进一步健全。缺乏政策引导,没有专门指导“互联网+”制造发展的政策意见。缺乏资金支持,能够用于促进“互联网+”制造的资金额度非常小,专项资金投入不足。
  二是互联网思维观念仍需增强,组织架构和模式创新滞后。虽然越来越多的企业意识到互联网思维的重要性,渴望借助互联网等信息技术实现企业商业模式创新,但是,大多数企业受传统文化和工业思维影响仍偏保守,其组织架构和模式创新还不能完全适应互联网化转型的发展潮流,融合创新发展理念亟待深化。同时,具体落实到如何结合互联网,如何与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等有效融合,具体怎么应用,传统企业仍觉得迷茫,不知从何处下手,如何做起。
  三是核心技术受制于人。支持互联网与制造业融合、云计算、大数据的核心技术,如各类通用专用芯片、传感器、PLC、减速器等仍严重依赖进口,而自主研发的技术产品水平较低,可靠性不高,在制造业领域缺少示范作用。创新投入相对不足,企业没有成为自主创新的主体。多数企业自主创新意识和能力仍然较弱,自主创新力不足,缺乏核心竞争力,核心技术和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技术产品较少,产业研发的前瞻性不强,尚未形成依靠开发新技术、新业务和构建完善的产业链促进产业发展的良性机制。
  四是整体特别是关键环节融合水平仍然不高。融合仍主要体现在供应链、营销、服务等外围环节,对研究开发和生产制造等关键环节的渗透程度还不深。企业信息系统的集成性和协同性仍需加强。企业关键业务环节信息化及装备智能化应用水平有待提升,智能制造技术在各领域应用不够广泛,企业关键业务环节信息化深度应用有待进一步加强。互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的相关企业与制造企业在跨界融合的过程中存在认识差异,也存在双方交流、衔接机制及融合性产品认证、标准等服务体系不完善、不到位的问题。
  五是复合高端人才缺乏。缺少既懂传统产业又懂互联网的领军人才、管理人才,引进相关高端人才和团队较为困难。互联网制造和服务实用型人才不足,实用型、技能型核心人才较为缺乏,是制约工业互联网制造和服务创新的根本性问题。西部地区受地域和收入水平的制约,用人方面出现“本地留不住、外地请不来”的尴尬局面,产业技术带头人、创新型管理人才、复合型专业技术人才严重短缺。
  六是平台规模普遍偏小,支撑潜能尚未充分发挥。总体来看,工业云平台规模较小,网络和信息安全问题依然被广大企业所担心和顾虑,产业链、价值链的整合力度不够。超算中心支撑潜能尚未充分发挥,平均使用率较低,对工业化和信息化等应用类项目支撑较少,服务的中小企业较少。这也是云计算应用和推广所面临的主要挑战。
  七是企业服务能力和专业服务机构不足。行业龙头企业缺乏,缺少叫得响的品牌,缺少较大规模、掌握核心技术、能够带动产业发展的行业龙头企业。生产性服务业发展相对滞后,难以支撑制造业升级需求,科技服务业、信息服务业、金融业等高科技生产性服务业投资明显不足。相关专业服务机构还比较欠缺,企业利用专业机构的理念和认识需要加强,专业机构本身发展还比较缓慢。
 
 
 
                                                                                                                                        信息来源:中国电子报